倩女幽魂游戲攻略虛擬社區

好心收留失足少女,第二天卻發現自己光光在被窩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支化緣是一個士兵,在他退伍的時候,他很是悲傷,但是也沒有辦。在這個奇葩的社會里,表面上說是很公平的,其實一點也不公平。不過他已經習慣了,誰叫他沒錢沒勢,上面又沒有人罩著,他不退伍誰退伍呢?

?

退伍了,自己何去何從呢?

?

支化緣的心里一片蕭瑟,他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什么出路,因為他在當兵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自己會退伍的,他把自己的一腔熱血都獻給了軍隊,而且他還是個連級干部,按道理來說,以他的那種特別的技術來說,應該是留在連隊的,但是他沒有錢活動,因為他就被退伍了。

?

退伍兵的專列很快就到了他故鄉的車站,他什么感覺都沒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失落。

?

下了列車,他把自己胸前的大紅花憤恨地扔進了垃圾堆,他的心情可謂壞到了極點。

?

此時,一個瘋瘋癲癲的和尚在他的面前走了過去。

?

“喂!小伙子,我看你的印堂發黑,運氣不好,你跟我走吧,哈哈……那樣能幫助你花掉你的煞氣,你就能走上好運?!蹦钳偤蜕形卦谥Щ壍拿媲疤鴣硖サ?,像是在耍猴戲一樣的。

?

支化緣可沒那樣的好心情,對著那瘋和尚就大罵道:“少廢話!滾開,別惹我!”

?

那瘋和尚依舊是笑著,臉上并沒有生氣的樣子,依舊是笑著跳著離開了。

?

支化緣隱約地聽見那走開的瘋和尚的嘴巴里面在說著:我們還會見面的,到時候你就知道本尊是神人了。

?

支化緣沒差點沒有摔倒。支化緣的想法就是:救你這樣的人是神人,這天下的神人也太多了吧?

?

其實支化緣笑道:“我他M.D真是背時了,遇見一個瘋子!”

?

支化緣也沒有想那么多,不過雖然沒有被部隊留下,但是他還是挺開心的,那就是退伍有一大筆的錢在手。

?

他是連級干部,有還幾萬呢。

?

他一次性都取在了手,因為他可不想異地取錢,那樣手續費下來也得好幾百呢,這樣的冤枉錢他才不想付呢。

?

“真是悲哀!”支化緣走在大街上都摘不到一個能吃飯的大排檔。

?

支化緣的退伍還真不是時候。這個月剛好是B市遇著環境大治理,那些大排檔市長大人認為很不衛生,都取消掉了,讓城管堅決予以取消了。

?

“真是悲哀之極!找不到便宜吃飯的地方?!敝Щ壱贿呧止?,一邊找吃飯的地方。

?

這年頭,像他那樣保守的人海真是不多了,像他這樣食古不化的人,不被退伍還能有誰呢?

?

其實,這一點支化緣也看見了,可是他就是不靈活。在他們的那個部隊里面,靈活一點點的人都有了出息了,至少給那些上級一點好處,或者是低聲下氣的,也博得個順眼,可是他不是那樣的人,他是個毛主席時代的人物,什么事情都按照那個時代的條款來,一板一眼的,他這樣的人不被T下來,誰次啊會被T下來呢?

?

他此時想一想,也都覺得自己是活該!

?

“我也是一個大笨蛋!”支化緣自我嘲諷了一下,然后狠心了一下,走到了一家小館子,點了幾個菜,要了一打啤酒,一個人就喝起了悶酒。

?

擊瓶啤酒下肚,他就有些暈然了。

?

此時,幾個二貨的混混走進了店里面。

?

其中帶頭的是一個長相非常二的人,他的腦袋上一頭的黃發,并且有在鼻子上穿了一個洞。

?

那家伙走到了支化緣的面前,重重地砸了一下桌子,那桌子上的酒杯頓時就“嘩啦”地飛了起來,酒水也濺了了一桌子,

?

“喂!兵哥哥,你的酒量還不錯啊,哈哈,一個人喝酒是不是很沒勁???要不然哥哥我今天給你一個面子,我一瓶,你一瓶,咱們誰先倒下誰就付錢?!蹦屈S毛斜著眼睛鄙夷地看著支化緣。

?

支化緣打了一個酒嗝,瞟了一眼這個青皮黃毛年輕人,他笑了笑道:“你可別反悔哦?!?/span>

?

“哈哈!我害怕你喝不過我呢,既然你這樣的說,我今兒非得跟你比一比不可了!”那黃毛說著就對自己的手下道:“都TM.D愣著干啥???沒見有人挑戰我么?上酒??!”

?

那黃毛發飚了,那幾個年輕人見自己的老大有指示,立刻就上找到了小飯館的老板。

?

小飯館的老板是一個中年的男子,他在這里開飯店已經有好幾年了,經常跟黃毛這群人打交道,因此他對這幾個人很熟悉,這黃毛的叔叔是是市局刑偵大隊長,因此他很驕橫,這些小民們都對這些人不敢說什么,心里但是都對這喜人恨得牙齒癢癢的。

?

“老板,來先來十大啤酒,帳依舊是記著的?!蹦屈S毛的手下,名字叫小奶狗的家伙對那老板吊聲吊氣的吼道。

?

那老板自然是心里極為的不悅,但是能有什么辦法呢,就當著是今天白干了,但求他別惹事,那就是燒高香了。

?

這黃毛叫李陽為,外號叫“陽痿”。他的叔叔叫李從政,在這B市里是一個炙手可熱的人物,當然……這小飯館的老板對他的侄兒是敢怒不敢言的了。

?

“哈哈!”李陽為大笑一聲,他對這支化緣?大笑道,“看我的!”

?

李陽為說完就對著支化緣舉起酒瓶子,然后再也不說什么,對著酒瓶子就“咕咚”“咕咚”地喝起來。

?

“真是的!”支化緣雖然對著小子很是鄙夷,但是看見那老板苦B的表情就想給這小子一個教訓。

?

支化緣可是喝酒的行家,他操起一瓶子酒就灌起來。

?

“哇!”那李陽為的小弟們都驚呆了。這支化緣喝起酒來簡直就像是在往嘴巴里面倒一樣的。

?

cao!”李陽為才喝一半呢。

?

半個小時候,李陽為才喝三打啤酒,那支化緣已經喝了五打了。

?

“哇!”那些支化緣的小弟們已經是徹底的折服了,但是看在自己的老大在此,也不好過于的表現明顯。

?

李陽為的心里也非常的著急,畢竟自己在這一帶夜視有臉的人,要是就這樣的被比下去了,那自己的臉往哪里擱呢?

?

“悲哀??!”李陽為此時已經完全地到了極限了,因為他不停地上廁所了。這是和啤酒的男人都懂的,這是所謂的“喝通了”的表現。

?

可是,坐觀支化緣這邊就不一樣了,他簡直就像是猶疑未盡的樣子。

?

李陽為驚訝極了,支化緣這么的會喝酒,這顯然讓他很是意外得很。

?

李陽為對黃毛李陽為換了黃啤酒瓶,意思是:“你還比酒么?”

?

李偉陽著于面子的問題,自然是要跟他比下去了。

?

“喝!怎么不喝呢?”李陽為說著又把就瓶子舉起來,對著支化緣喝了起來。

?

支化緣笑了笑,心道:“你這小子,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敝Щ壉緛肀焕樟钔宋樾睦锞褪值谋锴?。正想找個朋友來喝一下酒的,現在這個黃毛李陽為雖然不是他理想的酒友,但是他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

不一會玩兒,剩下的啤酒差不多就被支化緣全部干掉了。

?

眾人看見他還是猶疑未盡的樣子,都大吃一驚了。

?

這支化緣喝酒的倍數是他的好幾倍呢,這樣子下去,他喝酒的程度還真是令人害怕啊。

?

一驚有些醉醺醺的李陽為大聲地道:“再來十打啤酒!”

?

“什么?你還要喝啊老大?!边@李陽為手下的人都十分的害怕李陽為的樣子了,因為他喝酒醉了會耍酒瘋,這是這些小弟們最害怕的。

?

但是看著老大要酒,他們又不敢違背。

?

此時,支化緣看見這些小弟們的難處,他就在那李陽為的耳邊耳語了一陣子,那李陽為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這些小弟們都愣住了,他們看著支化緣心里覺得非常的奇怪,這小子是怎么的了?竟然這樣的神秘。

?

但是作為小弟們,這二個時候也不便于問什么的了。

?

“好了朋友們,我想你們會明白的?!敝Щ壵酒鹕韥?,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道,“走吧!”

?

“嗯!”醉醺醺的李陽為打了一個酒嗝,歪歪斜斜地站了起來道:“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人看起來很正經的,為什么到了關鍵時刻都是這樣的呢?哈哈哈!”

?

快樂洗*浴中心。

?

支化緣和李陽為二人走進洗*浴中心,兩個美麗的小姐就迎了上來,支化緣看見美麗的小妮子們,心里就奇怪了。這幾沒有說來這種地方???我說去洗腳,這小子怎么帶我到了洗桑拿的地方來了呢?

?

正在奇怪與納悶的支化緣被這些暴露的小妞們連推帶搡的就推了進去。

?

李陽為是這里的???,他們自然是很熟悉的了。

?

李陽為打了一個手勢,一圈小妞就來了,圍著二人噴香吐玉的。

?

弄得這支化緣是心里毛躁躁的,他是而過鐵血漢子,遇見這樣的軟香,他還真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

“悲哀??!”支化緣心道,“這不是傳說種男人逍遙的地方么?我怎么會來這種地方呢?”就在支化緣想離開的時候,忽然一只溫柔的手臂抓住了他。

?

他回首看見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子,長得慢清純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盯著他在看。

?

“這……”支化緣原本想邁開的腳步,忽然那一下子就定住了,這女孩子……她想干嘛?支化緣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像是一個吊水捅。

?

“求求你,你今天不接待我,我就會丟掉飯碗的?!蹦桥⒆佑每蓱z的表情和快要掉淚的眼神看著支化緣,支化緣鋼鐵一般的心立刻就軟了下去。

?

“好吧,我只想泡腳?!敝Щ壪肫鹱约鹤隽艘惶斓牧熊?,腳趾頭在鞋子里面膩歪極了,早就想舒舒服服地泡上一忽兒了。

?

“好吧!”那女孩子見支化緣答應了自己的請求,滿臉笑意地帶著支化緣去了一個包間。

?

這里面淺色的燈光,溫馨又舒適。

?

那李陽為早就帶著兩個小妞去了包間了,在里面做什么大家都明白了。這小子是迫不及待的,這讓支化緣只能是苦笑不已。

?

“先生,需要特殊服務么?”那女孩子對支化緣道。

?

支化緣在這個社會也生活了22年了,對于這些城市里面糜爛的生活是很懂的,他笑了笑道:“我只想泡腳,然后找個地方睡覺?!?/span>

?

“哦!”那女孩子很失望。

?

不過更加愛失望的是支化緣了,他原本以為這個清純的女孩子是一個天使墮落了凡塵,沒想到她其實就是一個俗不可賴的人,泡完腳,他就著房間睡覺。

?

那小妞很殷勤地幫著他找房間。

?

然后支化緣就狠心地把這小妞往外推,他道:“不行,不行,我要睡覺了?!?/span>

?

那女孩子可憐地巴巴地道:“先生可憐我把,你要是把我趕走了我真的會丟掉飯碗的……”然后這女孩子把自己的身世說了出來,一大堆的可憐事情,人的支化緣本來硬邦邦的心立刻就軟了下來,他道:“好吧,我明白了!”支化緣笑了笑道:“你就睡在我的床上,我就睡地板上?!?/span>

?

“嗯!”那女孩子很懂事地道。

?

原來這女孩子是陪夜的人,意思你們都懂了。她不能陪夜,第二天就會被夜店掃地出門的。因此,這支化緣就同情了她,讓她跟自己誰在一個房間里面。

?

第二天,支化緣起床的時候,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全身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而且身邊還多了一個美麗的女孩子。

?

這個女孩子不是昨天的那個女孩子么?她怎么會在自己的被窩里面呢?支化緣的心里非常的吃驚。

?

支化緣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他下床迅速地裝好衣衫,準備開溜。

?

就支化緣要打開扶手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道:“哼!你就這樣的走了么?”

?

“???”支化緣停住了腳步,他轉身回來問道:“難道你想怎么樣???”

?

“哼哼!人家……”那女孩子忽然紅著臉道。

?

“我會負責的?!边@樣說完忽就推開門,慌亂地逃跑了。

?

支化緣跑出快樂洗*浴,在們口他遇上了也真從里面出來的李陽為。

?

李陽為邪惡地一笑道:“兄弟看起來很正經的,你倒是不挑揀的,哈哈!”

?

這樣簡直是莫名其妙的,他不明白這家伙什么意思,但是也不好問什么的。

?

那李陽為拍了拍支化緣的肩膀道:“兄弟,我和看好你?怎么樣?過來跟著我混?”

?

支化緣直搖頭,他可不想成了地痞流氓,現在他對最晚的行為很后悔呢,他可不想跟著這般地痞流氓混。自己曾經也是堂堂的軍人不是么?

?

李陽為見這支化緣的表情,就只搖頭道:“這真是的,好吧,你若是有空就道這個地方來找我吧,我們也是不喝酒不相識了!”

?

那李陽為看著自己的手上李陽為的名片吃驚不已,這小子是四方集團的總經理,雖然只是一個掛名的,但是看得出來這小子的社會背景還是不錯的。正當這兒,那女孩子就跑出來了,她一股兒地黏在了支化緣的身邊。

?

支化緣很是不明吧,這天下的小姐都這樣的嗎?

?

“嘿嘿……帥哥哥,你去哪里???”那女孩子神秘地盯著這樣,臉上露出一種很奇怪的神色。

?

這樣看著都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了,他直搖頭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得走了!”說完他就閃身跑了。

?

這小妞想住上去的時候,被這支化緣這小子頓時就閃身逃跑了。

?

“喂!”那小妞氣得身子直發顫,眉目頓時大怒。

?

“哼!就算是不套到天涯海角我也抓住你!”那女孩子緊緊地握住拳頭道。

?

“喂!潘小姐,你干嘛發火???”李陽為神秘地一笑道。

?

那女孩子根本連看都不看;李陽為一眼,她淡淡地道:“神秘跟什么嘛,你山道一邊去!”那女孩子看起來就不很領情的樣子。

?

這女孩子名字叫潘銀蓮,是一個大老板的女兒,但是她的父親生意虧本了,她才淪落至此的。這女孩子是過習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自然是在失去了金錢之后,就會變成這樣的,她是看中了支化緣身上的那幾萬塊的退伍金的,但是這支化緣很精明,使得潘銀蓮沒有弄到手。

?

支化緣走到昨晚喝酒的那個小店里面。

?

此時那老板正在打掃清潔,他抬頭就看到了支化緣,臉上立刻就浮現出了一幅很神秘的笑容,他淡淡地道:“真是奇怪極了,先生,我們這么早還沒真是營業呢?!?/span>

?

支化緣淡然地一笑道:“我不是來吃飯的,我的來拿東西的?!?/span>

?

支化緣說著就把手往桌子底下一伸,在下面尋找出來了一個包裹。

?

支化緣走到臺前道:“老板,我是來給你酒錢的?!?/span>

?

那老板驚愕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在抽屜里面找出一個小本子道:“昨晚的酒錢和飯錢一共是一千五?!?/span>

?

支化緣的心里咯噔的一下,罵道:這家伙還真是能喝!

?

他沒有猶豫,從自己的退伍金里面拿出了一沓錢數了數,然后道:“一千五!”

?

那老板的腦袋點著像是啄米的小雞一樣的,不停地在道謝。

?

支化緣對于這樣的人是司空見慣了,真是有錢比親爹都親。

?

走在大街上,忽然支化緣有一種無所從的感覺。

?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他的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他回首一看,發現是那個在車站遇見的瘋瘋癲癲的和尚。

?

“干什么?我可不是化緣的!“”支化緣瞪著這和尚道。

?

那瘋瘋癲癲的和尚倒是不生氣,他笑了笑道:“呵呵,你跟我走吧?!蹦钳偗偘d癲的和尚說完就想把這小子拉走,可是支化緣死活都不肯,這下子那和尚有意見了,他指著支化緣的鼻子道:“你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

那和尚忽然那動怒了,嚇得支化緣不知道所措。他畢竟是個當兵的,還是個連級干部,他忽地生出當軍官的那個模樣:“你在羅里吧唧的,我就扁你了!”

?

支化緣說完就掄起拳頭。

?

那瘋瘋癲癲的和尚笑道:“哎喲打人了,哎喲,疼死了!”

?

那瘋瘋癲癲的和尚恕我按就倒在了地上假裝是受傷的樣子。

?

不一會兒,這里就聚集了許多的人,他們都圍支化緣指指點點的,大多數都是通情這瘋和尚,都憤怒地指責支化緣。

?

支化緣心里就奇怪了,這些人干嗎指責我???

?

忽然,支化緣也明白了,那就是自己是穿著當官的那種軍服的,管不得這些人們指責自己。通情弱勢群體是這個社會的通病,現在支化緣真是徹底的無語了。他心道:“看來我只能是等待這些警察來說明了?!?/span>

?

可是等待了半天,支化緣也不見警察來,他心里就非常的憋屈,他道:“和尚爺爺,你就饒了我吧?!?/span>

?

“嘿嘿……饒了你也行,但是,你的賠償!”那瘋和尚不依不饒地道。

?

“??!”支化緣心里側地地涼了。

?

“哼!不然我還是要這樣了!”那和尚說完就倒在地上,雙腳朝天地蹬著,然后他又是那樣子的在抖動身子。

?

這下子支化緣是無辦法了,他值得依了這瘋和尚。

?

“好了好了,我依你的?!敝Щ壖泵Φ氐?。

?

那瘋和尚站起身子道:“三萬一千二百元!”

?

“什么!”支化緣的身子一僵,他心道:這瘋和尚怎么要得那么準確啊,自己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三百元了。

?

“怎么??答應?”那瘋和尚等著眼睛道。

?

“不是的……”那這樣心里很是憋屈,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好,他更加的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了,他笑著道:“能不能給我再留點???你看我黑莓找到工作呢?!?/span>

?

支化緣請求滴道。

?

那瘋和尚笑著道:“留給你三百元就是讓你會村子去看看的,以后我們還會遇見的,那時候你得跟我做徒弟!”

?

“什么?要我出家?”支化緣的臉上頓時就顯露出了一些奇怪的神色,他可不想出家啊,他總覺得自己的塵緣未了,還想取個漂亮的女愛好好的過日子呢。

?

“混賬!”那瘋和尚忽然跳起來,奪過支化緣手上的錢,一溜煙的鉆進人群就消失了。

?

支化緣看著消失的瘋和尚,頓時傻眼了。

?

他的手里還在很是不多不少地剩下了三百元錢。

?

“真是的!”支化緣一邊抱怨一朝著車站走去。B市的車站距離這里很近,因此這支化緣很快就到了那里。

?

支化緣在那里買了一張車票,然后朝著自己的額村子走去。

?

很快支化緣就回到了村子里面,支化緣先是去了自己爹媽的墳前祭拜了一下,然后就是去村支書的家里。

?

支化緣的爹媽很早就去世了,他是被村里的人養大的,其中他是寄宿在村子書的家里的。

?

因此這樣子的話,村支書就相當他半個爹了。

?

給村支書買了幾瓶酒支化緣的身上還真只剩下幾十元了,他回到B市的錢是有了,但是他還是覺得心里不爽,他難啊發誓,找到那個和尚,他一定要扁這就愛或一頓。


(您點擊閱讀原文后,將產生閱讀記錄,下次閱讀只需點擊本公眾號右下方菜單欄“個人記錄—上回閱讀”,可隨時繼續閱讀




舉報 | 1樓 回復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