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游戲攻略虛擬社區

春日踏歌覆卮山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 ? ? 我站在覆卮山之上,腳下順勢鋪展開來的金黃色梯田,或長或方,或寬或窄,層層疊疊,猶如一塊塊拼接起來的黃色錦被。遠處山腳下白墻黛瓦的古老村莊淹沒在這片黃色海洋里,在氤氳中若隱若現,這種壯觀,這種美景,不得不讓人贊嘆。

? ? ? ?春風又綠江南岸。當春姑娘飄飄衣袂拂過江南的山川河流,萬物開始被潤物細無聲的蒙蒙春雨喚醒,山川原野,池邊溪畔,田間地頭,仿佛一夜之間被神筆馬良潑上了油彩,萬紫千紅,五彩繽紛。那些綠嬌嫩欲滴,讓人不忍心去觸碰;那些紅嬌艷似火,仿佛要燃盡自己驅趕走最后一絲料峭;要說最為耀眼的當屬山間梯田里平原地頭上那一抹抹、一株株搖曳在春光里的油菜花了,無疑它們才是春天頒給山川大地最為耀眼的獎章。

? ? ? ?去紹興上虞覆卮山,源于杭州《悅杭州》公眾號里發布的一則有關浙江最美梯田的信息,得知上虞覆卮山距杭州不遠,梯田別具特色,尤其是三、四月份,油菜花開時節,漫山遍野,黃的流油,美不勝收,于是便有了去覆卮山看田探花的想法。覆卮山屬于四明山支脈,地處上虞、嵊州、余姚三地交界地帶,位于紹興上虞的最南端,海拔八百多米。雖然覆卮山我對來講是陌生的,但實在經不住朋友圈里油菜花美圖的誘惑。莫負大好春光,按圖索驥,還是毫不猶豫的奔著覆卮山千年梯田和千畝花田而去。將近兩個小時的路程,車下高速后繼續沿著盤山公路盤旋而上,山路蜿蜒盤旋,窗外山村美景變化不斷。車到覆卮山東澄古村,已近山頂,回望來時蜿蜒曲回的山路和山坳間的千年梯田,煞是壯觀。為方便游客,確保安全,當地景區管理部門搭建的觀景臺已經初露倪端,處在緊鑼密鼓的收尾階段。我站在觀景臺上,腳下層層梯田里綴滿盛開的油菜花,猶如蕩漾著的黃色海洋,此時恰巧陽光穿過薄薄的云層投了下來,盡管山坳里還尚有一些氤氳,但陽光掠過花海,還是分為耀眼。在這群山的懷抱里,自下而上,梯田疊浪,層層向上。長的、方的、高的、矮的,都是規整有序順著山勢疊加上去。隨著觀看位置和角度的變化,梯田美景也在不斷變化著,有時像階梯,有時像鱗片,有時還像平面上不規整的涂鴉。俯瞰下去,金黃花海間偶有一兩株盛開的桃花,點綴的恰如其分,更加渲染了花海。游人或成群結隊,在導游舞動的旗幟指引下,暢游其中;或家人相伴,走走停停,選好角度,拍照留念;更有一些攝影愛好者,扛著長槍短炮,跑上跑下,尋求角度,沾花惹草。



? ? ? ?我終于耐不住眼前美景的誘惑,沿著田埂,輕踏石板,遁入黃花,一邊欣賞漫山美景,一邊尋求角度。偶有幾塊茶園穿插在花海梯田中,采茶的鄉民神情專注,自顧淹沒在幽綠的茶叢中,尋覓著那透著春天氣息的嫩綠葉瓣,游人忘情風景,旁邊走過,似乎誰都沒有注意到忙碌的她們,互不干擾。我站在碎石板的田埂上,不知繼續走下去會是哪里?“沿著這條小路向下走,可以到丁山古村和平山古村,如果沿著小溪向山頂走,你可以看到‘冰川石浪’?!辈刹璧拇蠼阋贿呏钢较?,一邊熱情的給我介紹說。我知道來覆卮山,“冰川石浪”是一定要看的,這也是覆卮山的三絕之一。據資料介紹覆卮山半山腰,是由重重疊疊、浩浩蕩蕩的巨大鵝卵石匯成的“河流”,蔚為壯觀,令人稱奇。其實,在我看來整個千畝梯田之下也都是“冰川石浪”的遺跡,不信你看,覆卮山的梯田有別于其他地方,石塊堆砌的梯田地基,總會有一些巨石穿插其間,這些足以證明這點。這些歷經數千年時光打磨的巨大石塊,已經少去了驚天地的棱角,個個裸露著圓潤的面孔。生活在這里的先民們,因勢而為,肩挑手抬,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開出千畝梯田。昔日梯田解決了山里人的溫飽,今朝梯田又成了他們的搖錢樹,也許這就是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的道理所在吧。?

? ? ? ? 我循著山泉叮咚聲響,沿著青石砌就的狹窄山間小道,開始向山頂攀登。一路溪水相伴,偶有小橋橫跨,雖人工雕琢,但也不失野趣。溪水時而會從巨石之下涓涓溢出,低調委婉,不留聲響,悄悄流去。時而又像一條銀龍,沖破翠竹掩映,豪情滿懷的從山上喧嘩噴薄而下,溪水落處,碎玉濺花,伴著飛瀑飄來陣陣冰涼的水汽。那些溪畔的翠竹自顧搖曳,好似在觀看演出的孩童,手舞足蹈,毫無顧忌。于是便有了與此情此景相符共生的“龍潭細語”、“竹林聽風”、“浪下聽泉”等優雅名字,但不管是那個名字,都能讓你能感受到與這當下景致與生俱來的動感。

? ? ? ? 一路攀登,腳下山泉叮咚,半個小時光景終于達到休閑涼亭,只見一道巨石匯成的“河流”滾滾而來,時高時低,或大或小,猶如江河湖海激蕩起的層層浪花,氣勢煞是壯觀。面對滾滾而來的“石浪”,我們雖然不曾了解那個遙不可及的悠遠年代里,這兒究竟發生過怎樣的驚天動地的巨變,至少今天仍能感受到遠古嬗變鬼斧神工的痕跡,回望來時的山間小路和層層疊疊的梯田,大自然的無常留給后人的終是無盡的遐想,山或許就是海,?;蛟S變成了山,??菔礌€,唯有適者生存。

? ? ? ? 山川美景在文人眼里永遠都是讀不完的書,于是也就有了那些浸透著山水靈性千年詠唱不朽的詩辭,要不怎會有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之說呢?由此看來,這里的先民把這片山水與東晉詩人謝靈運聯系在一起也就不足為奇了。作為南北朝時期的著名詩人,山水詩的奠基者,謝靈運自然也不會忽視自家門前的美好景致。據有有關記載,謝靈運的故鄉是會稽始寧(今嵊州江東鄉),謝靈運不圖權貴,回鄉隱居的執念不丟。據說他求田問舍,寄情山水,在此山游歷,喝酒賦詩完畢,“覆卮”于山上,覆卮山便由此而得名。南宋王十朋也有詩云:四海澄清氣朗時,青云頂上采靈芝。登高須記山高處,醉得崖頂覆一卮。而覆卮山恰恰位于上虞、嵊州、余姚三地交界地帶,由此看來,先人把覆卮山與“山水詩鼻祖”謝靈運關聯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的,也彰顯了生活于此的山民們對文人情懷的眷戀。


? ?

? ??? ?下得山來,返程途徑上虞章鎮,鎮里不僅有靈運路,還有靈運村,這些不正是對謝靈運鐘情這片山水的印證嗎?此時我眼前仿佛閃現出這樣一幅畫面:1600多年前那個春和景明的清晨,高山之巔,面對山川美景,詩人謝靈運腳踏木屐,衣袂飄飄,放歌山水,酣暢淋漓。從此,詩人李白也就有了那首膾炙人口的詩:“腳著謝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卑自朴朴?,青山不老,詩情長青,在高高的覆卮山上,山水詩人謝靈運的快樂吟唱好像從未飄遠。




舉報 | 1樓 回復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