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游戲攻略虛擬社區

【絕密檔案】顧景舟在上海仿壺的日子(下)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


上海標準陶瓷公司,是顧景舟上海生涯的第二站。進入這家公司,顧景舟經歷了嚴格的考試,先前他自學的硅酸鹽知識,和背得滾瓜爛熟的化學元素周期表,在這里一齊派上了用場。公司只錄取三人,但入圍的人數卻有七八個人??荚嚨淖詈笠坏李}目,是誰也想不到的。主考人請他和其余幾位入圍的考生,在附近的小吃店吃了一碗餛飩。吃畢,主考人漫不經心地問,今天我們吃的這一碗餛飩,總共有幾只???大家面面相覷。一個考生支支吾吾地說,好像是十只吧。顧景舟不慌不忙地回答,一共十二只。主考人對顧景舟微笑著說,恭喜你,你被錄取了。

  月薪100元大洋。崗位是雕塑制模室技師。消息傳到上袁,引發全村轟動。當時,一個在縣城謀事的銀行職員,月薪不過十元大洋,按當時物價,可讓一戶六口之家過得衣食無憂。一百大洋,那是什么概念!不光懂工藝,還得懂科學,方為技師。那個年少即有書房的顧家老大,看似文弱,卻滿腹詩書,實際是個大力士。他把最高的壺價都比下去了。知識是個什么樣的東西呢,它就在人的腦子里,秤不出重量,卻那么值錢。在這個古老壺村,純樸的壺手們欽羨之余,對此百思不得其解。


顧景舟在上海標準陶瓷公司開始了新的工作。他的生活單純而忙碌。在眾多陌生的同事里,他偶然遇到一位女同鄉,此人便是蔣燕亭的侄女,紫砂藝人蔣蓉。之前她跟隨伯父在上海,干的也是仿古行當。在標準陶瓷公司,她的職位是工藝輔導員。月薪60大洋,年齡才不過二十出頭。在同類人中,也屬相當的高薪了。半個多世紀后,她在接受自己的傳記采訪時,回憶這段經歷,講到了顧景舟當時的情景:

  “一般的工人都覺得他清高。平時話不多,但一旦要說起來,卻又頭頭是道。技術上的事,他很懂行。只要你去請教,他一定會教你。但他有些孤傲,平常不跟什么人交往,廠里年輕人多,經常有自發的業余文娛活動,他基本上是不參加的。他對政治也比較疏遠,很多年輕人上街參加抗戰游行、演活報劇,卻從來沒有見他參加過??偢杏X他獨來獨往的,有空就捧著本書看,感覺像個老先生?!?/p>


按照蔣蓉的記敘,顧景舟與周邊的人群是疏離的。只有內心強大的人,才會不隨波逐流。

  首先,有一個細節值得重視。顧景舟在“朗氏藝苑”曾刻下一枚“武陵逸人”的圖章,到了標準陶瓷公司,生活安定下來,他把這枚圖章磨掉,重新刻了一枚圖章:“曼晞陶藝”。

  “曼晞”,即曼妙之曙光,也可以直譯為早晨的太陽。在顧景舟這里,“陶藝”是藝術,而不僅僅是民間手藝。這時候的顧景舟,對自己的定位已經非常清晰。他這輩子,就是要在陶藝上搞出點名堂來。而對于紫砂來說,上海這座東方都市,是一個太重要的舞臺。海派文化的興盛,讓紫砂在其中左右逢源。再怎么戰亂,人們還是要交往;茶敘,茶話,茶禮,大抵離不開茶壺。紫砂茶具,依然是許多愛茶人的案頭寶愛,其文玩、鑒賞功能,從未消解?,F在他有時間,有精力,打算好好研究,從化學分子的角度,解讀紫砂礦土的結構、成分、陳腐后的變化,以及如何選礦、原料制備、技藝加工、成品燒成等每一個環節??梢酝葡?,功課的扎實不僅以時間為代價,更有心無旁騖的全身投入。從家鄉帶來的紫砂泥,在許多個薄霧籠罩的清晨與傍晚,由心傳手,由手會心,孤詣與深心融合著,漸漸獲得生命。


新近做下的壺,有《三線鼎足提梁壺》、《洋桶壺》等,能在嘈雜的空間沉下心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并非只是自娛的境界。

  此時他已然認定,他之所作,早已不是茶坊酒肆里,用作飲茶的民間雜器,亦有別于那種“一朝選在君王側”的雕琢造作以媚權的官窯器,而是發軔于明初江南士大夫中的文人茶器。紫砂泥在他手里,應該是一種異乎尋常的感覺。這團泥,不僅用來糊口活命,更可以化作表達性情、體現才情、與人溫情的飲茶靈器。以其畢生投入,皓首窮經,無悔是當然,信心更是滿滿。

  他看到路的那一頭,雖然遙遠,卻有一些清晰的身影。時大彬、陳鳴遠、陳曼生,更有一位邵大亨。這些故人,有文化的,不會做壺;會做壺的,少點文化。到他手里,文化與手藝,兼而有之。一個文人紫砂器的脈絡,曲水流觴,一直連接到他心上。他將來的茶壺,完全可以與書畫、雕塑、金石之翹楚,放在一起媲美。


不知不覺,上海還改變著顧景舟從宜興鄉下帶來的生活習慣。譬如每天熱水泡腳,譬如穿衣。過去,他長穿鄉下所織土布衣衫,到了上海,知道了棉毛衫的好處。他是愛刨根問底的人,知道棉毛衫的“家族”里,60支是最好的,40支、24支的棉毛衫,穿著便不那么舒服。60支棉毛衫的精致、軟綿、舒適,讓他感到一種力量的感召。生活上他一貫信奉樸素。但從此,棉毛衫要穿好的,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晚年。

  在上海這段時間里,顧景舟的審美意向已經有了相當明確的追求。他認為人生之美,在于一個“素”字。安之若素,望之若素,淡之若素,都是藝術上的難得之態。紫砂壺是沉默的,但精湛的工藝可以讓它具有古琴般的韻律,繞梁三日。這個時候他重做洋桶壺,感覺可以取天地之氣,得寰宇之音,可以化為人生的一種境界。

  然而,好景總是不長的。他在上海標準陶瓷公司的安逸生活,并沒有超過一年。場面上的原因是,老板販賣日貨,遭員工抵制而引發內亂;實際是,此人已然投靠汪偽,即將外放他省為官。任何一個動蕩時代,有人變節譬如陰天落雨,種種無常,總是難以預料。顧景舟默然,收拾行李。他對上海的深情,無法以言語表達,但上??偸遣唤o他一塊可以持久生存的立錐之地。這,就是命運的力量吧。



來源:創文化紫砂



談曙君
中國高級工藝美術師、陶藝名家
中國工藝美術學會會員
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大師
上海工藝美術學會理事
中國收藏家喜愛的紫砂藝術大師
上海工藝美術學會紫砂專業委員會秘書長
微信ID:juntaoju888
長按二維碼關注微互動





舉報 | 1樓 回復

友情鏈接